新界東北部的生態環境

  新界東北部地形獨特及海灣眾多,再加上位於東北面的八仙嶺在新界東北部形成了一堵分隔南北、巨大挺拔的天然屏障,使區內產生差異紛呈的氣候和水系狀況,因此令新界北部形成豐碩且與別不同的生境,蘊藏著多采多姿、甚至是「此區獨有」的物種。在新界北部遊歷,誠然是探索香港豐富而獨特自然資源的最佳途徑。

  香港處於熱帶和溫帶氣候之間,因此生態條件非常多元化。此外,香港山脈連綿,高嶺上的溪流沿著深谷徐徐而下,匯聚於低窪盆地,創造出許多珍貴的陸地生境,亦由於海岸線綿長曲折,因而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海灣,構成多元化的海岸生境。正是這些多元化的生態條件和豐富多姿的生態環境,令這城市孕育出豐盛而獨特的物種,而且物種的數量比其他面積較大的地方還要多。

蝙蝠

  根據現時紀錄,在香港生活的蝙蝠共有26種,佔本地總陸上哺乳動物物種數目的一半。牠們是唯一能真正飛行的哺乳動物,前肢進化成以細長指骨撐開皮膜的翼。在生態上,蝙蝠扮演著十分重要的角色,就以食蟲性蝙蝠為例,牠們是維持夜行昆蟲族群平衡的主要關鍵。還有,果蝠可助植物傳播花粉和種子,牠們更被證實為本地榕屬無花果植物的主要種子傳播媒介。此外,大部分蝙蝠雖然體型細小,但壽命可達十至四十年不等。由於牠們的繁殖能力十分低,多數物種每年只能生一胎,每胎只產一子,加上需要洞穴和樹等特定的環境中棲息,每天需要進食大量食物,所以群落數目十分容易受環境破壞影響,因此非常適合作為環境質量的指標。

  據漁護署的調查發現,新界北的蝙蝠物種極為豐富,已紀錄的多達二十多種。在這些紀錄中,包括兩種近年才在新界北首次發現的香港新種,牠們是褐扁顱蝠和一尚未確認的伏翼蝠,牠們都只於船灣郊野公園內出沒。另一方面,霍氏鼠耳蝠被列為稀有的香港穴棲物種,可在南涌的引水道找到。在新界北的蝙蝠出沒地點,還包括吉澳島的飛鼠岩洞蓮麻坑的鉛礦洞。在新界東北部常見的蝙蝠包括短吻果蝠、褐扁顱蝠、霍氏鼠耳蝠、棕果蝠、菊頭蝠(小菊頭蝠及中華菊頭蝠)、長翼蝠等。

蝴蝶

  由於香港位於熱帶與溫帶之間的亞熱帶地區,植物種類因而繁多,而與植物息息相關的蝴蝶,在本港同樣有令人欣喜的物種紀錄。自有紀錄以來,香港約有270種蝴蝶。排除一些迷蝶或已多年沒再出現紀錄的物種,目前香港有效的蝴蝶名錄包括230多種。在過去幾年間,每年都會發現有一至兩個新的香港紀錄被發現。在這些新紀錄當中,苧麻珍蝶於2002年在香港首次錄得的地方就是在新界北區,使香港蝴蝶科的數目由9個增至10個。

  由於新界北區遠離市區及承受較輕的發展壓力,自然生境得以保存。郊野公園及特別地區內多元化的生境──特別是次生林及灌木林,為各種蝴蝶提供了合適的幼蟲寄主食物和成蟲的蜜源植物。此外,鄉郊的農田隨著人口往市區遷移而荒廢,也為蝴蝶提供了獨特的生境。單在2002至2007年間,在新界北區共錄得150種蝴蝶,共佔本港物種總達六成以上。

  在新界北區,蝴蝶常出沒的地點包括烏蛟騰、荔枝窩及吉澳島等地。常見的蝴蝶品種有網絲蛺蝶、一點灰蝶、銀線灰蝶、豆粒銀線灰蝶、雙斑趾弄蝶、美眼蛺蝶、波紋眼蛺蝶、翅眼蛺蝶、蛇眼蛺蝶、達摩鳳蝶、黑脈灰蝶和綠灰蝶等。

蜻蜓

  在新界東北,高低起伏的山巒間和延綿曲折的海灣堻蘊藏著獨特而又多元化的濕地生境,孕育出豐富的蜻蜓品種。迄至2008年,在新界東北所紀錄的蜻蜓差不多有80種,佔香港已紀錄數目(112種)達七成以上。在這些紀錄中,不乏只在新界東北才可找到的蕾尾絲蟌,以及受國際列為瀕危物種的廣瀨妹蟌;甚至是全球首次發現的,為香港所特有的賽芳閩春蜓。由此可見,新界北的蜻蜓品種繁多珍貴,其獨特性更讓人另眼相看,暗暗稱奇。

  蜻蜓這種小昆蟲繽紛瑰麗,姿態優美,確實值得我們欣賞和愛護。在雄偉高拔的八仙嶺上,其實有通過淡藍色的蕾尾絲蟌在草桿上停棲;在人跡罕至的往灣洲堙A可發現胸部背上帶有四點青綠斑點的廣瀨妹蟌於草叢間飛舞,或是在充滿鄉郊風情的烏蛟騰中,於那些樹陰蔽天的溪流堙A可看到黃黑色的,並擁有黑白色肛附器的賽芳閩春蜓靜靜地在樹枝上歇息。

  多個品種的蜻蜓多出沒於新界東北的烏蛟騰、流水響水塘、八仙嶺自然教育徑及往灣洲島等;所存在的品種包括慶褐蜻、蕾尾絲蟌、玉帶蜻、霸王葉春蜓、三斑鼻蟌、廣瀨妹蟌、斑灰蜻、網脈蜻以及賽芳閩春蜓等。

紅樹林,海草床及彈塗魚

  香港面積雖小,但總海岸線長達800公里,當中包括260個離島;曲折綿長的海岸線,尤其是在新界的東北部,為香港迴環轉折地圍起了大大小小的海灣,形態優美,甚至灣中有灣,形成了很多遮蔽海岸,創造出多樣化的濕地生境。在這些濕地生境中,紅樹林和海草床是其中兩種重要的生態環境。位於新界東北的荔枝窩,便是其中一處可以讓人同時飽覽這兩個濕地世界繁殖生命的好地方。

  在荔枝窩外的泥灘上,亦可找到另一個生趣盎然的紅樹林世界,在那堙A你可以看見葉端微凹、葉柄通紅的蠟燭果,為了適應鹹淡水的生存環境,具備從葉面排出吸入的多餘鹽粒的奇妙適應力。在冬去春來的三、四月份,可見秋茄樹上掛著一條條綠色筆狀的繁殖體,見識一下紅樹為了適應泥灘惡劣生長環境而衍生出來的獨特胎生繁殖方式。這些繁殖體其實是秋茄樹已成熟的種子,當它們在脫離母樹之後,便可筆直地插進濕潤的軟泥堨耵齱C由於從母樹身上已經吸取充足的營養,因此可於一天之內長出幼根,逐步牢牢地抓穩鬆軟的濕泥,堅定地迎向浪潮的衝擊。不過,即使繁殖體掉落時正值潮漲,它們也會浮在水中,隨水流漂至較遠的海岸,在潮退時才落地生根。

  在這片紅樹林中,你更可以看到各種紅樹的呼吸根,這是為了讓根部在厭氧的濕泥中仍可保持呼吸而衍生出來的。如海欖雌一支支向上露出泥面的呼吸根。在你低頭細看形態各異的呼吸根的一刻,那些泥澤色調的彈塗魚在泥面飛快彈跳的靈活動作,以及那此兩螫大小不一的雄性招潮蟹,如像招喚潮水般在揮舞大螫的有趣姿態,令本已教人嘖嘖稱奇的紅樹生境,更添一份趣味盎然的風情。

  在紅樹林以外的泥灘,亦有一片奇特而重要的海草床待人細意觀察。只要在極低潮的時候,大家便可在廣闊的泥灘上看到一片全港最大、形如地氈的矮大葉藻海草床。矮大葉藻葉長條形、葉尖微缺。它如其他海草一樣,是唯一完全淹沒在海水中仍能生存的開花植物。它能在水中傳播花粉及結果,種子也在水中發芽,與一般的陸生植物截然不同。海草不但是獨特的開花植物,其所形成的海草床更是許多海邊生物幼體的哺育場所。只要細心觀察,你便不難在這片綠油油的海草上水淹的地方,看到精緻美麗的彩螺,以及身體晶瑩剔透的魚苗和小蝦。

雀鳥

  在香港,單是野生雀鳥品種便約有480種,大約相等於全中國野鳥品種紀錄的三分之一。現時在香港境內約1100平方公里的土地當中,約有四分之三仍是郊野,尤其是新界,我們不難發現各種不同的動植物。而本地野生的雀鳥品種繁多,主要是因為受到亞熱帶海洋性氣候的影響和地處東亞──澳大利亞鳥類遷徒的路線上。故此,本港便成為大量遷徒雀鳥的中途補給站以及越冬地。事實上,香港的野生雀鳥品種以冬候鳥及過境遷徒鳥等遷徒性鳥類為主,牠們約佔一半以上的品種,而全年可見的留鳥,則約佔五分之一。此外,還有夏候鳥、偶見鳥和迷鳥等。

  在香港的郊外,擁有著多元化的生境,譬如樹林、灌木林、草地、石灘、農田及各種的濕地,這些生境為不同的野生雀鳥提供覓食、棲息和繁殖的地方。當中,本港的林鳥主要集中於大埔滘自然護理區、城門郊野公園等地,至於觀賞濕地鳥類,則以米埔及尖鼻咀等地為理想的地點。

  在新界北常見的鳥類包括叉尾太陽鳥、鵲鴝、暗綠繡眼鳥(相思)、領角鴞、大山雀、白頭鵯、大白鷺、小白鷺、夜鷺、麻鷹(黑鳶)、白腹海鵰、粉紅燕鷗、黑枕燕鷗和褐翅燕鷗等。

兩棲及爬蟲類動物

  兩棲爬行動物形態多變,樣貌有趣,討人喜愛。可是牠們生性羞怯,行蹤隱秘,而且大多晝伏夜出,市民大眾認識牠們並不容易。其實要一睹兩棲爬行動物的真面目並不困難,在和暖的日子堙A走到農田邊,或山澗旁,窺探石堆或木板的縫隙,也有機會找到牠們的蹤影。

  香港地勢多山,生境種類豐富,當中的樹林、灌木叢、溪流、沼澤等,為不同種類的兩棲爬行動物提供了棲息地。不少位於新界東北部的郊野地區,因保護區限制而未受發展影響,保留著天然的環境,孕育了不同品種的兩棲爬行動物。根據記錄,新界東北部有紀錄的兩棲爬行動物超過60種,約為全港品種數目的百分之六十。

  在大埔滘自然護理區,佔香港四成的品種都在此出沒,當中不難發現香港湍蛙、闊褶蛙、藍尾石龍子和紫沙蛇的蹤跡。在流水淙淙的溪澗中,不難發現伏在石縫間的香港湍蛙,牠們身體扁平,體色深綠色並佈滿黑色的圓斑,每趾均有大吸盤,使牠們能牢牢地抓緊濕滑的石頭。牠們藉著身上的保護色伏在石頭或隱蔽的地方,以避開捕食者的追蹤。

  初春至夏末黃昏於大埔滘的山林中,隱隱地會聽見響亮而仿以蟋蟀的叫聲,其實這些均是香港的特有種──盧氏小樹蛙的叫聲。牠們是香港體型最細小的蛙類,平均體長只有2.5厘米,背部有交叉斜紋,喜歡棲息於林地下的枯葉層,並以螞蟻、白蟻及其他小昆蟲為主要食糧。

  另一方面,在冬天的大埔滘,亦不難發現另一種不畏寒冬的品種──闊褶蛙。牠們即使在冰冷的溪流旁也能哼出悅耳的歌曲。闊褶蛙背部黃褐色,背側有兩個呈紅色的摺層,隆脤成為腺體,並不難分辨。只幸運的話,更可在山路兩旁發現藍尾石龍子這種身體呈黑色的艷麗蜥蝪,其尾部碧藍色,有五條黃帶由頭延伸至尾部。藍尾石龍子喜歡棲於向陽光處的山坡,伏於石上享受日光浴。

  紫沙蛇喜歡棲息於成熟的林地,所以在大埔滘林地特別容易找到牠們。牠們披有華麗的紫色鱗片,頭部有一個矛形的斑紋。牠們雖略帶微毒,但一般而言並不會主動襲擊人類,反而主要捕食小型爬行動物。

  在西貢北茂密的樹林中,有一種善於攀樹的兩棲動物──斑腿泛樹蛙。牠們的顏色多變,由淺黃至深啡色也有,背部有交叉斜紋,趾端的吸盤發達,能抓緊樹枝甚至可以攀爬垂直的斜坡。雌蛙會把卵產於泡沫堥藥a掛在水潭上的樹枝或石牆上,這些卵團在郊外並不難發現。

  翠青蛇是新界北部常見的蛇類之一,牠們最喜歡出沒於樹林的草叢間。這種蛇擁有翠綠色的身軀,樣貌雖酷似有毒的青竹蛇,但其實是一種溫馴而無毒的蛇,亦不會主動攻擊人類。

  新界東北部的沙螺洞,為一高原濕地,處於八仙嶺郊野公園附近,東臨黃嶺,西接九龍坑山,北為打鼓嶺平原,而平原上富有極高生態價值的丹山河即源流於沙螺洞。此處受眾山脈所圍繞,長年受著清澈的溪水所滋潤,形成一個濕潤的半濕地環境。這埵鹵@厚的鄉土氣息,區內有多條古老村落,其中包括張屋和李屋等,村民早年以務農為生,但現已多遷離。荒廢了的田野便成為了兩棲爬行動物的居所。

  在沙螺洞可找到多種兩棲生物,其中一種便是香港瘰螈。牠們是香港唯一有尾的兩棲動物,喜歡棲息於溪流的水潭中。牠們背部呈棕紅色,有一條明顯的中脊,兩側有明顯的突脊;黑色的底部佈滿橙色不規則的斑點。每一個體的底部斑紋也不一樣,尤如人類的指紋。

  在沙螺洞,健全的林地生態系統可在此找到,多樣性的生境中提供了豐碩的天然資源,讓各式各樣的動物棲息,亦為本港最大的蛇類品種提供了穩定的食物來源。

螢火蟲

  螢火蟲又名火蒼蠅,為螢科鞘翅目昆蟲,尾部會發光,那是因為牠們體內有一種稱為螢光酵素的分泌物,在腹部尾節的腺體內產生。當螢光酵素與空氣中的氧氣接觸,便會產生氧化作用,因而發出光茫。螢火蟲的雌雄成蟲也同樣會發光,除了肛門的最後一節外,腹部末端的後節也有發光器。雄性螢火蟲有兩節發光器,而雌性則只有一節,我們可以憑這特徵分辨其性別。

  在新界北,有著不同種類的螢火蟲,其中最容易找到的是水生的螢火蟲,牠們常於附近長有苔蘚、有岩壁泉水或清澈溪水的地方出沒。在黑暗的環境下,幼蟲及成蟲都因尾部發光,所以顯而易見。另一些水生種,亦很容易在水田的泥漿底層塈鋮魽C

  另一種大型的陸生螢火蟲被村民稱為痳瘋蟲,這其實是山窗螢的幼蟲,在一般林區地上的落葉間棲息,可以在山徑路旁或林區草地的葉下找到。山窗螢的幼蟲有許多有趣的特性,就是愛在白天沉沉大睡,好像沒有生命氣息,完全靜止,但翌日卻又跑到另一處地方去了。

  螢火蟲是名副其實的昆蟲,為完全變態,與蝴蝶的成長過程相似,其一生經歷四個成長階段,包括卵期,幼蟲期,蛹期以及成蟲期。在卵期間,顏色為白色,圓形,大約需要二十天作孵化;幼蟲期則為一生中最活躍及時間最長的成長期,有多次蛻皮現象及身體會越來越大;在蛹期間,淡黃色或白色的蛹,大約需七天孵化成蟲;最後為成蟲期,存活約十天左右,有些存活期較長,雄性會飛。成蟲一般以露水及花蜜為食物,因其口器已退化,而不能像幼蟲那樣捕食。在新界北常見的螢火蟲包括大陸窗螢、山窗螢及大端黑螢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