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韻兒
2002

 假如有人問你曾否飲用過開水? 答案顯而易見。但究竟你知不知道我們每天所飲用的「自來水」是從哪堥茠? 這回相信並不是每個香港人能準確地答出了。有見及此,公民教育教師協會於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七日至三月二十九日,舉行河源環保教育考察團。有幸地能成為參加者,好讓我能對我們每天所飲用的東江水有更深切的認識。

 正如上文所說,本團之目的是要我們瞭解到保護東江水之重要性,為可名為「河源環保教育考察團」呢? 事實上,河源這地與東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河源位處之地正是東江水之源頭,假若河源該地之環保工作沒有好好的處理,那麼不單河源本地之食水會受到影響,就連其所供水之地區如惠州、居住了七百萬人的香港也會受到牽連,足見東江水的重要性。經過這次考察之旅,我真切地感受到河源市民之捨己為人精神,他們為了保護我們的東江水,竟拒絕外來投資者在市內設廠之要求,放棄改善經濟狀況之機會,以自己的窮困,造就了繁榮的香港。

 以河源市東源縣義合中心小學為例,看見那些天真爛漫的小朋友要在這設施簡陋的校舍上學時,心堣ㄧT戚戚然,相對來說,香港的小朋友真是幸福得多。值得反思的是,何以香港人仍日以繼夜地污染、浪費食水? 他們又能否了解這樣清澈的食水實在是得來不易?

                                                                        Michelle Leung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