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偉權之感想

 

在學堂之時代 (1999-2001)


Or Wai Kuen
B - 集團 - 行政部

  光陰似箭,三年的初中生涯飛快地過去,我亦要升讀中
四年級,踏上高中的道路。中四開學那天,各位同學都在課
室安坐,靜待班主任的來臨。忽然,眼前出現的是一張熟悉
且久違的面孔,繼而是一把沉厚的聲音,
「他」一進來便忙
於派發各式各樣的表格、文件。那時侯,我卻正在獨自回味
腦海浮現的回憶
……回想起中一那年,我剛進入中學校園,
心媥埲埳號腹A徬徨無助,幸好,當時有一位經驗豐富的班
主任幫助我、教導我,使我盡快適應新的生活。「他」,恰
巧是我現時的班主任,「他」,便是陶哲文老師。
 

 

  相隔兩、三年後,老師的確滄桑了少許,臉上增添了幾條皺紋,但聲線仍然
是那麼低沉,耳朵仍架
一副線框粗粗的眼鏡。此外,還有一樣是沒有改變的,就
是他的教學方式:上課鐘聲響後,老師不一會便走進來,一邊翻開教科書,一邊
在黑板上摘寫課文要點。待我們抄寫時,他就會在一旁講解,加深我們對課本的認
識和印象。再者,老師對學生是賞罰分明的;上課時,若我們當中有誰不守秩序
,該學生便需受到抄寫「十二字金經」之苦,但基於老師的仁慈,罰抄的次數通常
不多。由於老師兼任我班的經濟科老師,有一次我於經濟科測驗的成績理想,他
便送我一枝精緻的原子筆,口頭上鼓勵一番,以示獎賞;這些獎賞對我也真是起了
很大的鼓舞作用。不過,老師並非聖人,他亦有不足之處,如有時對課本的講解
不太清晰和少許辭不達意;但對這小小的瑕疪,我們是樂於接納而且希望老師作出
改善的。

        不經不覺,本校已創辦了三十年,老師也在這堨翿苳F二十五年的光景,連
陳年的校刊亦可見到他的蹤影,可見他是我校的「開國功臣」。老師為我校奉獻
他的大半光陰,我校有現今的規模,老師亦是功不可抹的。要不是有特別的情況
,我相信陶哲文老師會在聖文德書院這個大家庭結束他的教學生涯,在退休後過著
優哉悠哉的生活。

                                                                       Ian Or 03/04/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