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在高樓旁的東涌濕地

        趁這個秋季不冷不熱,在這堿陘j家親親過去為人不太熟識的濕地,讓人們親親與世無爭的小、小魚,怎麼樣在泥巴中穿插身體依然色彩斑斕,求偶時如何顥露不凡身手,當然更少不了年年來過冬的候鳥。其實,除了米埔,在地鐵可達的高樓大廈旁邊,也可探索濕地風姿,如東涌便是一例。

萬家燈火的東涌附近,一條名為東涌的小溪徐徐流淌,它的淡水和東涌灣的鹹水混合後,形成「半鹹不淡」的泥土層,只有紅樹有能耐在其中繁衍。它們的根部鎖著豐富的微生物群,是魚毛、蝦毛的覓食樂園,小魚小蝦又是候鳥的最愛美食,因此濕地成了一個循環有序的動物世界,天上、地下、紅樹間,都藏著小生命的足跡,加上現時是候鳥來港的高峰期,遊濕地更可一併觀鳥。

鐵鳥紅樹可共存?

        在散頭灘北望,能遠眺香港國際機場,龐大而嘈雜的鐵鳥在頭頂擦過,佇立腳邊的卻是硬朗的紅樹和溫柔的海草。文明與自然,恍如和平共存,但有漁農處職員卻憐惜地道:「說機場工程沒有影響生態工程是假的,不過這堳黕_得很快,足以見自然界的韌力。

海草「地氈」育嬰忙

        到散頭灘,切勿錯過觀賞海草牀。退潮時,一片片暗綠色的「地氈」冒出水面,遠看可能不甚吸引,但近觀卻十分精緻。在陽光照射下,喜鹽草的橢圓葉變了半透明,魚骨狀的葉脈格外鮮明。再細心看,葉面十分熱鬧,彩螺、小蜆和寄居蟹聚首一堂,以腐葉果腹,海草牀恍如「海洋生態育嬰院」。在香港,海草是罕有植物,為保護它們,散頭在1994年被劃為具特殊科學價值的地點,參觀時請愛惜它們,切勿踐踏。

「小手指」力撐紅樹

        除了海草,泥灘上還有許多灰白色、表皮粗糙、數吋高的小手指,聚集成數米寛的圓形「釘牀」。從小手指向圓心找,就會找到一棵真紅樹——海欖雌。小手指正名「出水氣通根」,是海欖雌專有,它能從海水或空氣中吸引額外氧分,是紅樹適應缺氧泥土的妙法。另外,路上的水田旁有一條其貌不揚的水坑,在這堨i以觀賞「雜技表演」。一條條啡色的小魚兒,披上「虎紋」或「藍波波」舞衣,翻騰至半呎高,或在樹幹上爬。這些表演好手——彈塗魚是兩棲動物,牠們入水能游,出水能跳。虎紋的小彈塗魚愛吃肉(魚蝦蟹腐肉),帶熒光藍點的大彈塗則愛吃素(海藻)

彈塗魚爭獻藝求偶

        彈塗魚又稱「白鴿眼」譏諷人們目光只顧向上望,彈塗魚的眼睛也恰好掛在頭頂。牠們的大眼突出,腮部鼓起,精神趣怪。當牠們帶點神經質地跳躍時,可能正在追求異性,或在向情敵示威,又或在捍衛領土。 走濕地,可以很輕鬆,就像此路線,從東涌的候王宮出發,跨過候鳥出沒的東涌,跟著羊腸的小徑走,經過觀看彈頭魚的荒廢水田後便會抵達散頭村,再向海邊走,廣闊的散頭灘就在眼前。這塈A可看到大部份生於香港的真紅樹,另外還能細賞水草,全程不過數小時,是消磨假日的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