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旱災之源

  廣東省 — 2004年下半年中國南部大旱,廣東省成為重災區。自2003年10月以來,廣東已經連續2年發生了冬秋連旱,直到現在旱情也未得到完全緩解。綠色和平氣候變化小組於2005年1月上旬沿廣州北上清遠,乳源,韶關。深入粵北乾旱腹地,追尋乾旱的足跡,探訪旱災之源。所到之處,魚塘乾涸,莊稼枯萎,土地龜裂……

  一路北上,途經茶山。茶山路上養蜂人滿積塵土的帳篷令人駐足。十幾隻蜂箱在枯草上一字排開,不遠的背後是一整片乾枯的樹林。我們問他生意如何,養蜂人先指著小木桌上一堆蜂產品,然後,搖了搖頭。“旱成這樣,哪有蜜源呢?我要搬家了。”和農民相比他還算是幸運的。記得8、9月看到廣東的電視新聞,農民為了給自家的新考上大學的孩子交學費,急了,放了魚塘的水來救稻田。結果魚苗賤賣,稻田枯死,孩子的學費沒著落,家堛漸肣p出了大問題。就在養蜂人的帳篷南邊5 米處,大片魚塘也乾枯見底,只有塘底的水草和魚螺的骨骸似乎還保留著一點水的悲惋記憶。魚塘的後面是一片片黃土地,一位婦女用扁擔挑著紅塑料桶吃力地走在隴上。我們走到小村堙A看到井邊阿婆在帶外孫。“這家家十幾米深的水井見底嘍,孩子的媽上遠處挑水去了。一天兩趟。” “收成?全沒啦。今年大旱,米又漲(價)了,叫人怎麼活?” 阿婆拍著半睡的嬰孩,手掌起得重,落得輕。一條條乾旱的裂痕都寫在她的皺紋堙C
由於這次乾旱歷時長,程度重,大片晚稻枯死田堙C我們親眼所見在清遠農民無法收穫的死稻被留在田中,慢慢枯萎,作為畜食。同時乾旱使防寒的工作無法到位,加重了寒露風的影響。寒害和乾旱交互作用,導致粵北地區農業大幅減產。行至愈北,旱情愈重。地處粵北的韶關,屬於喀斯特地形地貌,土壤表層難以存水,平時只靠人造的小山塘接雨水灌溉。半年來的乾旱使山塘乾涸,稻田盡數枯死。

  乾旱不僅導致糧食減產,還會直接威脅人們的生命安全。由於長時間降水偏少,天氣乾燥,森林火險等級高,極易發生火險。10月21日,英德市突發森林大火,面積達1000多畝。時隔3月,造訪此地。所見所聞仍觸目驚心。大片連綿黑色山體如奔跑的夢魘,山上被山火吞噬的松樹林呈鏽紅,乾枯的枝幹伸向天空。黃陂鎮66歲的郭老伯告訴我們,在他有生之年中這是最乾旱的一年。不僅他家堛瑤\倉空空如也,閒置閣樓;這次森林大火,乘乾旱之勢一直燒到村口,集全村人之力,才及時撲滅,避免了更大的損失。

  據廣東省氣象局統計,清遠市2004年降水量為歷史同期最小。乾旱是一個累積的過程,2004年前期降水偏少;及至9月降水量偏少67%,旱情顯露,10 月全市無降水,旱情發展較快。江河水位突破了歷史最低,有些江河甚至乾涸,供電供水長期出現緊張狀況,至今旱情仍未緩解。北江水位降至4.86米,低於歷史最低水位的5.06米。(清遠水文站數據) 大量擱淺船隻無法航行,在北江清遠段等待上游飛來峽水庫放水,才能通航。然而諷刺的是,當地幹部告訴我們就在04年夏天,他們還組織修壩防洪防汛,往年易發洪水的地段沒想到今年就成了這樣。氣候變得越來越不可預測。

  旱災不僅引起火險,阻礙航運,還使污染問題大大惡化。韶關大橋鎮平日景色秀美,一座石拱橋橫跨翠綠的河水,使小鎮因此得名。由於今年乾旱,大橋河幾近乾涸,河岸兩邊垃圾遍佈。全鎮的垃圾,包括機關,學校和醫院的垃圾都傾倒於此。同時由於極度乾旱造成自來水的缺乏,全鎮居民的飲用水也來源於大橋河。人們就在垃圾堆旁洗衣,汲水澆菜,甚至取水飲用。這一天,全車調查小組的人寧可挨餓,沒人願意喝這堛漱禲A吃這堛漱舋N出的菜飯。可是大橋鎮的人無處可躲,他們沒有選擇。人們只盼望今年的一場春雨能將垃圾沖到下游。在大橋鎮,乾旱和污染交相作用,小鎮人們面對的是不僅是生計問題,他們的健康直接受到威脅。

  事實證明,廣東歷史上發生的每一次大旱都帶來深重災難,引起一系列的環境惡化現象——水資源持續減少,河川徑流水位下降,地下水超采日趨嚴重;湖泊水位降低,水面縮小甚至乾涸,河道斷流,鹹潮倒灌,……而這一切,都受到氣候變化的影響。進入20世紀80年代,伴隨著全球氣候變暖趨勢的加劇,廣東受災面積超過50萬公頃的旱年越來越多。旱災持續的時間之長、損失之大難以估算。1950年以後的30年中,受災面積超過80萬公頃的大旱年僅有4年,但近25年來全省受災面積超過80萬公頃的大旱年就有11年。

  廣東省氣象局辦公室賈天清副主任介紹,廣東省氣象局的專家對全省一百年的資料和氣象災害進行了分析和研究,發現廣東氣候系統正經歷一次以變暖為主要特徵的顯著變化,各種極端氣候事件顯著增加,旱澇頻率增大。廣東省氣候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已經呈現出明顯的變暖趨勢,各種極端氣候事件顯著增多,如9615號颱風、1994年洪澇災害、1996年和1999年寒害都是歷史罕見的災害,嚴重的氣象災害明顯增多。氣候變暖,使廣東旱澇頻率增大,強度增強,其帶來的經濟損失也更加明顯。90年代造成的經濟損失年平均達122億元年,比80年代平均26億元多近5倍。由於氣候變暖,冰山、冰河融化,海水膨脹,廣東省海平面平均每年上升2毫米,廿一世紀仍然是上升時期。風暴潮災害加劇。乾旱缺水使得西江北江水位低於海平面,海水導灌,導致鹹潮現象發生。在番禺、中山、珠海一些河網水道測得含氯毒每毫克/升高達10000以上。廣東的乾旱也影響到了水電,依賴于水源的小水電在2004年紛紛停電,1月到10月間的損失超過 20億元。

  雖然氣候變化所帶來的種種自然災害和巨大的經濟損失已經在很大程度上造成社會發展的倒退。專家預測,未來50--100年,廣東省的氣候變化將繼續向變暖的方向發展。

  由於人類不息不計環境成本,大量燃燒傳統化石能源造成的溫室效應,引發危險的氣候變化。如果不加以控制,後果不堪設想。綠色和平呼籲,要預防極端的氣候災害,就應該立刻轉向使用能大幅度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清潔的可再生能源。廣東省是中國風能資源第四大省。走可持續發展之路?其實,答案就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