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崖滑下出事 繩纏頸吊半空攀石教練魂斷梧桐寨

  一名攀石練身先士卒為同伴鋪設繩索,不幸魂斷著名的大埔梧桐寨散髮瀑。他昨日下午偕同一對子女及五名友人玩瀑布攀石,在八十米高的濕滑岩石上架設繩索和固定點,慘遭繩纏頸昏迷,吊在半空,同伴施救無果報警,飛行服務隊直升機用吊索放下空勤員解繩及救起練,可惜送院後不治,其子女親歷父親遇難,心情悲傷。

  死者姓楊四十七歲,生前為一間攀登會的一級攀登練。據悉,楊精通室內人工攀石牆的技術,他所指導的訓練內容較少涉及野外攀石及瀑布攀石,認識他的人士指出,人工攀石牆與攀爬天然岩石大有不同,前者毋無須深入認識複雜的山藝知識,會方已獲悉他出意外,深感惋惜。昨午二時許,楊攜同十一歲兒子及十三歲女兒,連同三男二女友人(二十至二十五歲)結伴抵達梧桐寨散髮瀑布,一行八人先在八十公尺高的崖頂野餐,欣賞山光水色。至下午四時許,身為練的楊一馬當先,由懸崖頂設定固定點後,垂下主繩為游繩活動作準備,並循崖石上固定主繩,返回崖頂稍休息又再出發,擬再固定副繩。

  同伴游繩營救不成功當楊再次由懸崖頂滑下之際,被同伴發現在距離岩頂約三十公尺深崖壁突然停下沒有任何動作,同伴頻頻向他呼喚但無回音,其中姓麥(二十歲)男友人及另一名較有經驗的同伴立即游繩而下查看,赫見楊的頸部被繩索纏住昏迷,兩人一度嘗試爬近楊,欲替他解開繩索,惟繩索緊箍在其頸部,加上崖壁水流和風勢急勁,兩人無法接近,無功而還,隨即致電報警,並與其他朋友合力取出隨身攜帶的紅氈鋪在崖頂,向救援人員指示地點。消防員徒步趕往現場搶救,但因現場環境險要及路途較遠,故在五時十六分通知政府飛行服務隊協助。 直升機載護士往拯救至下午五時四十四分,飛行服務隊一架超級美洲豹直升機載同飛行護士,到達現場上空,直升機放下三十多米長吊索,將一名空勤員吊落受傷練所處的位置,幫他解開纏頸繩索後,在六時零五分將其吊上直升機送院,該名練當時已無知覺,直升機在九分鐘後將他送抵屯門醫院搶救。楊的子女及其他同伴則由消防員尋獲,其中姓麥男子救人時候右手、腳擦損,由其他朋友陪同乘坐救護車送院敷藥。

  瀑布攀石比一般攀石更危險,體能要求更高。資深攀石練表示,瀑布攀石主要是在瀑布頂設立固定點,估計意外中死者是打算攀至瀑布中途換繩,增加難度和刺激性,故需在瀑布中再設立固定點,期間被繩索纏頸窒息,這種情況十分罕見。攀石練梁翼南表示,瀑布攀石源於外國的峽谷攀石活動,近年在本港興起。他又稱,在濕滑的瀑布岩面沿繩下降,比一般攀石危險得多,體能、技巧和心理質素要求十分高,絕不適合初學者,即使是練亦未必能勝任。

  宜接受專業訓練他指出,攀石繩索一般都有自動上鎖裝置,攀石者要一直按掣才能移動,一放手便自動上鎖,使攀石者不致急降。他指出,正確的瀑布攀石方法,是攀石者身上綁有主繩和副繩,兩繩之間有索帶,一名同伴在瀑布底支援,一見有事即可扯緊繩尾,穩住攀石者的身體。梁表示,梧桐寨的散髮瀑布不算高難度,但現在時值嚴冬,在攀石過程中要抵受寒冷徹骨的水流沖擊,即使穿上潛水衣亦未必捱得住,加上攀石始終有一定危險性,故建議參加者宜先接受專業訓練和作好心理準備,不要只當作玩樂消遣。據香港攀山總會網頁資料,基本攀岩技術有五種,分別為三點接觸法、擠塞法、手足反稱法、把手點及踏腳法及沿繩下降法。安全裝備有繩索、安全帶、頭盔、活扣、沿繩下降器材、防護(確保)器材和栓索帶,該會提供攀岩練培訓,分別為一級、二級、三級攀岩練和攀岩助培訓課程。